智胜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智胜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6:00:5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些极为务实的论调指出,TikTok必须避免最糟糕的结局,就是要“活下来”,因此要“止损”,用各种办法让TikTok存活,避免落入势不两立的对手,比如脸谱公司手中,要找一个“好”的购买者,如微软变成了“在商言商、丢卒保车”思路下最务实的选择,甚至是唯一选择。从实操层面来说,这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但需要思考的是,“活下来”的究竟是个什么?微软或许可以接受某种收购交易,就是完成资本/股权结构的调整,治理结构尽量保持不变;但作为在另一个维度存在的政治力量,会接受这种方案吗?如果连微软这样的收购方都遭遇到直接政治压力,TikTok拿什么作为筹码来保障自己的生存?难道是依靠对善意的坚定信念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果,最终交易的结果是TikTok阶段性地放弃美国及其五眼盟友的业务,暂时保全了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业务,那他如何避免另一个国家或另外若干国家,以同样的模式,雷同的手段,要求对TikTok进行“有限拆分”?难道继续凭借自身的善意和严格遵循“在商言商”原则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日,拜登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,他若当选将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。当主持人加西亚问道:“有人说特朗普对抗中国影响的观点挺好,那你会继续征收关税吗?”拜登回答:“不会,谁说特朗普的主意好了?美国制造业已陷入衰退,农业也损失了数十亿美元,美国纳税人不得不为此买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,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“皮”:资本/股权结构中,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,100%全面接管;治理结构中,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,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;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,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,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,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,这样的“TikTok”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互批“对华软弱”也是拜登与特朗普角力的焦点。拜登5日批评特朗普引以为豪的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“正走向彻底失败”,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发言人立刻做出反击,称其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对中国采取“无力的姑息政策”。特朗普6日再次大力度攻击中国“做了一件可怕的事情”,污蔑北京“限制病毒在其国内传播,却允许它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”是一种“耻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在短期内陷入眼下的尴尬局面,不去讨论回应策略的话,上述三种力量形成的打压TikTok共识,是至关重要的原因。当然,第一种政治力量希望通过打压的过程得分,至于是否真的彻底消除,或者说打到什么程度,以得分而定;第二种资本力量,作为“强买”的主体,显然希望通过打压来“压价”,尽可能降低成本,提高收益;第三种力量,关注的是“没有TikTok很重要”,目的是接盘TikTok退出之后的市场份额,在物理层面消灭tiktok是第三家的核心诉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个人认知框架而言,笔者基本属于重度国家中心主义类型,认知、分析以及研判具有显著的民族主义属性。本届美国政府的核心决策圈,也基本属于这种类型。但是,在理想化的世界秩序追求上,笔者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,赞同在主权平等基础上的深度全球经济一体化;相应的,非常反感美方追求的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,因为这种霸权秩序,本质上是美国主权的单向扩张,以及对美国之外所有国家主权关切的否认,在实践过程中,通常表现为对其他国家主权及主权基础上的核心利益的单向挤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对中国持战略焦虑,同时在国内政治博弈中处于劣势的政治力量,他们希望通过打压TikTok来获得政治收益,因为“TikTok=中国”,打压TikTok等于打压中国,等于消除中国威胁,等于展现本届美国政府捍卫自身国家利益、保障国家安全的治理能力。在2020年11月总统选举来临之际,这也意味着政治上的正向收益,尤其有助于消除新冠疫情在美国失控所导致的治理能力危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显然,在无法掌握全部信息的前提下,任何讨论都可能是建立在特定前提下的假设;同样的,通过这样的讨论,真正的意义在于有效地逼近事实,再通过有效的讨论,进一步促成讨论者的认知,更逼近真相或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路透社:消息人士称,与华盛顿紧张局势加剧之际,德国和法国退出世卫组织改革谈判